(石勇)破译海子.刘伯温玄机诗 自杀之谜 - 白小姐中特玄机诗 - 白小姐中特玄机,白小姐中特玄机彩图,白小姐中特玄机诗,白姐中特玄机网
  • 全国热线:400-2165-549
  • 地址:台江区八一七中路群升国际E区
  • 企业邮箱:admin@moke8.com
  • 查看: 29|回复: 0

    (石勇)破译海子.刘伯温玄机诗 自杀之谜

    711

    主题

    711

    帖子

    2481

    积分

    管理员

    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  积分
    2481
    admin 发表于 2018-7-22 14:32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一个文青的「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」:破译海子寻短见之谜原创2016-10-12石勇一个在心思上已经入戏的人,既是强大的,也是薄弱虚弱的。

    2016年10月9日,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男人,口里念着一句「我想在大理有一座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」,准备逃离一线都会。

    他的眼睛,充足地开释降生活在广州的疲倦,还有对「诗和远方」的景仰。



    一眼望当年,我看到了有数人,不论是已经在一线都会有房有车的中产阶级,还是正在搏斗中的「准中产阶级」,正在被一线都会逐步掏空。看待专家来说,一线都会的生活和职责形式,高压力,有毒食品,嘈吵喧斗染污,焦虑迷茫,像一架永念头一样,正在抽取生命能量。于是,「诗和远方」,成了心思上的一个入口,专家须要这样的一个入口。



    而看待这位中产阶级男人来说,他的身体已经越来越糟,在制止中,无法再继续消磨上去。他不只须要一个心思上的入口,也想在身体上逃进来。



    我的眼光,急忙回到了27年前,1989年1月13日。有一个诗人,挥笔写下了「从翌日起,做一个幸运的人/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/从翌日起,关怀粮食和蔬菜/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」。多么的抵家,多么的富饶诗意。

    但两个多月后,3月26月,他在山海关卧轨寻短见了。



    他的寻短见,恐惧了中国,成为一个时期结束的标志,而又封闭了另外一个时期。但直到本日,我们发现,关于我们应当怎样生活,我们的心灵应当安放的命题,无间在陪伴着每一私人。



    这私人叫查海生——出名诗人海子。



    这么多年当年了,不论能否清晰海子,每一私人可能都清晰「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」的诗句。而不论我们能否清晰他,我们都想清晰自己是谁,又想做些什么。



    于是,总有些玄机,须要去揭破。



    海子为什么寻短见?27年来,它就像是一个谜,关于这个谜,已经有了很多推测和诠释,但大多都出自文人之手。我希望能够全心思剖判和性子剖判,以一个冷静的角度,去破译他寻短见的缘故原由。



    在北京,我和海子的弟弟查曙明先生有过深切的交谈。他给我提供了一些关于海子童年和少年的原料,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。



    海子在性子心思上是什么人

    1

    法国出名保存主义作家加缪已经说过:寻短见是独一值得肃静考虑的哲学题目。



    这句话时常被很多文人挂在嘴边,但我想说,它不清晰害了若干人。



    一些人在诠释海子为什么寻短见时,也喜好扯得特别的形而上,动不动就是「灭亡意象」、「抗衡阴沉」这些文青词语,乃至搞得很有浪漫颜色,例如有人这样说,「诗人是误入凡尘的天使,用最美的词句描写天国的过细美景,当他觉得生命已不如自己所写的那么抵家时,便又回归天国重新投入迷的怀抱」。



    海子在某种水平上,就是对这些文青的东西入戏了,沉醉在内中拨不进去,被它们害死的。



    真相上,一私人不想活了,寻短见了,既没那么美,也没那么浪漫,跟哲学、文艺哪有什么相干,而是生活、性子、心思招致的——要么,对生活悲观了,只能靠寻短见摆脱;要么,性子、心思自身就是有题目的。



    海子是困苦的,但在那个时期,一个大学教练,一个能够去各地出游的人,他的生活不至于把自己逼到只能寻短见的形势——否则很多人都能够寻短见了。海子寻短见的第一道密码,就是自己的性子、心思。看到这一点很重要。

    2

    海子属于什么性子?会爆发什么样的心思?



    我们先看一下他的阅历经过,还有一些出现。



    海子1964年3月降生于安徽怀宁县一个封锁而困苦的小山村。我们都清晰,那个年代,中国人普遍困苦,乃至吃不饱饭,乡村更是如此。海子的童年和少年基本是在饥饿和半饥饿中渡过的。而且,乡村的孩子,在很小的光阴,就要襄助父母干繁重的农活。所以,在1979年,海子15岁考上北大前,他会酿成什么样的性子?



    遵循我建造的性子实际,他酿成的是「内向型性子」。遵循我的查看,一个困苦或充满制止空气的社会、家庭,内向型性子的人最多。当前的中国已经是如此,可是美国就不是这样——那是一个献技型性子占主导的社会。



    内向型性子的人分化得最主要,最轻易出现先天、庸人和人渣。魂灵剖判大师弗洛伊德、哲学大师康德,还有乔布斯、扎克伯格,都是典型的内向型性子,马云有一半性子是内向型(另一半是献技型)。当然,纳粹主脑希特勒,制造了「白银连环杀人案」的凶手高承勇、「障碍社会」的那些人渣,还有这个社会中大批的得志者,「认命」了的淳厚人,都是典型的内向型或有一半性子是内向型。



    这是一个最能转移这个世界或让这个世界不得悠闲的性子类型。具有这种性子类型的人,生平中所要干的有数事情的深层动力,就是章服内向,而且根蒂停不上去。



    性子中的这种内向,在一私人心田不强大时,极轻易出现为心思上的内向。



    海子正是如此。这种心思上的内向,从小入手下手,到他考上北大,到写诗,到谈恋爱,到寻短见,不断了生平。他写诗,入迷西藏的奥密主义,入迷上气功,从心思动力上就是要章服和逾越内向。



    不论是性子上还是心思上,内向的人都极为迟钝。这种迟钝,若是在智力上有优良的天赋,那么,在思想、科技、文艺、商业等方面的嗅觉、建造性,一定比他人好得太多。这就是内向型性子中的很多先天能够转移这个世界的缘故原由。



    但像海子这样满脑子文艺细胞的人,在内向、迟钝时,也轻易自尊心很强,自命狷介,由于有这样做的资本:智力比通常人优越(能够考上北大),懂文艺,而且比通常人凶猛很多。它们是自命狷介的心思依恃。

    3

    我们看一下,一个典型的内向型性子的人,若是有极强的文艺天赋,而且自命狷介,可能在心思上会让自己变成什么人。



    他会变成这样的人:



    先是把自我从世界里撤回来,封锁自己。这里的心思顺序是:由于内向,真实的自我很幼弱,所以,在这个世界眼前,心思上随时都可能被打击,他胆怯被打击,只能把自我撤回来;



    撤回来就完了吗?没有。他会成长出自己厚实的心田世界,例如诗歌、奥密主义的世界,这样一个世界,在价值排序上,宛若比世俗的实际世界要高,足以让他取得心思上风。



    于是我们看到了,海子在心思上是这样的人:封锁,偏执,有某种自我空想的神经质倾向,不懂人之常情,不太「实际」,无法遵循社会游戏的规则或潜规则与他人交往,自命狷介。能见原或理解他的,也就是亲人、恋人、一些同窗和诸如好友西川、骆一禾这样的人了。他一般的社交圈子不会超出亲缘集体和同质化集体之外。



    有两件事,最能说明海子的性子和心思。



    一件是有一次,他走进北京昌平一家饭馆,对老板说:「我给专家诵读我的诗,你们能不能给我酒喝?」而饭馆老板对他说:「我能够给你酒喝,但你别在这儿诵读。」



    这决定会被文人们以为是「浪漫」,但鲜明就像是没有活在实际之中。



    另一件是,在母亲离开了中国政法大学时,海子曾带她到操场上漫步,遇到了一个指挥。这位指挥看到海子领着一位中年妇女漫步,推测决定是海子的妈妈,于是就主意向海子先打招唤?款待,而海子只是轻声地「嗯」了一声,并没有过多地舆睬指挥的问候。等那位指挥走远后,妈妈诘责他说,要谦逊性和指挥经管好相关,不要目有余子!海子的答复则是:那私人固然是指挥,实际上肚子里的「墨水」并不多,没有必要去和他多讲话。



    一私人可能会被自己的性子和心思套死

    4

    我查看过很多所谓的告捷人士和倒退腐败者,苦楚地供认:很多人的告捷,其中重要的一个缘故原由就是他不会被自己的心思所套住,而倒退腐败者的人生,已经被自己的心思给套牢了。



    你想让一些人清晰,他们的心思,看待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圈套,其实是太难了。



    最终,一私人在心思上是某种人,在社会上,可能不得不对应某一种阶级身份。例如,一个屌丝,被自己的心思套死,其实很难转移命运。而能当老大的,只能是刘邦、朱远璋这类流氓和刘备同志这类献技艺术家,张良、刘伯温、诸葛亮纵使再聪敏盖世,也只能是在一边摇扇子的角色。



    仅仅这样也就云尔。有些心思,若是自我套牢,还会把人害死。



    海子的性子和心思,正是如此。



    我们想一下,海子撤回自我的家里,封锁自己,成长自己厚实的心田世界,自命狷介,偏执,让自己活着界眼前有心思上风,这就完事了吗?



    根蒂就不可能!



    这个世界很强大,海子所内向,所胆怯、蔑视的那一切很强大,随时都会安慰到他。于是,他不可能无间有心思上风,决定会被打击到。



    被打击到了能如何办呢?不是向实际投诚,也不是让心田强大起来,而恰恰是一次次地玩心思庇护(性子和那些心思自身就是心思庇护),强化自己的性子和心思的逻辑,来制止遭到打击,获得心思上风。最终,在心思上陷得更深——而在心思上陷得更深意味着,下一次打击,会比上一次更致命,直到末了一次打击,再无别的心思气力抵抗,只能通过灭亡来摆脱……



    我这样说预计估摸有一些人看不懂(没举措,要「知其然」,不得不讲原理,而讲原理鲜明不会那么好玩和须要点脑子去理解),那我们就看海子做了些什么。

    5

    我发现他在心思上,干了三件事情,三件事情的结果都是在心思上套牢自己。



    而在这样做之前,他无间想干一件重要的事情:用写长诗证明自己先天般的技能——由于写短诗谁都会。我大胆地这样说:若是这件事情告捷,海子在心思上很可能取得包围,他就不会寻短见!



    但这件事很让他受挫。我在和查曙明先生相易时,他说,海子最看重的是长诗。他在回老家时,还拿出长诗给家人看。但当然,专家看不懂,也没兴会。海子所以颇感落寞。



    都能够给宛若对诗歌并没有兴会和看懂的「技能」的家人看长诗,海子决定也给很多诗友看过,以守候取得认可。但这种守候落空了。其中,一个他所以为的诗友还狠狠地嘲讽了他一把「从南方来了一个苦楚的诗人,从垮包里掏出上万行诗稿」,但「人类有一个但丁就够了」。这事让海子颇受打击,公然哭了一通。



    在受写长诗证明自己先天般的技能受挫的心思背景下,我们来看海子在心思上干了哪三件事情来在心思上庇护自己,从而把自己套住。



    第一件,是越发退回到自己的心田世界,把文青的那种狷介、浪漫发挥到极端,离世俗世界越来越远,不想跟「一般人」一样结婚。他谈过几次恋爱,其中至多有一次,就是他不想结婚才招致女方离开他。他也许觉得结婚太俗了,而俗世中的那种生活会染污到他的魂灵世界,会抽去他写诗的根基,会占据他。可是这样一来,失恋又给他以深沉的打击,意味着对他的价值的否认。再是先天,一私人也是无法离开一个「情感体系」支持的!可是,这不是自己造成的么?



    第二件,是在诗歌之外,迷上了奥密主义温和功。诗歌所建构的那个魂灵世界,那种审美所营建的幻觉,不敷以「抗衡」强大的实际,所以海子没举措,只能跑到奥密主义温和功那儿,它们宛若更具有奥密的法术,所以也更强大。但这样一来,只能让一私人显得更不像一个「一般人」,神神叨叨,偏执,充满幻觉。

    6

    第三件,是有自愿害妄想。关于这一点,可能有些人也无法理解,但其实是最好理解的。我说一下你可能就明白了。若是有一私人,由于自我很幼弱,抵抗不了他人的破坏,胆怯他人破坏他,那么,他在心思上,要庇护自己,就得先下手为强,必需以为他人要破坏他,从而让自己有个心思上的抗御,有抗御宛若就安全了。但真相上呢,他人根蒂就不会去破坏他。这就是「自愿害妄想」。



    海子正本就封锁,要靠生活在自己的心田世界来制止外界的打击。接连受挫之后,在强大的世界眼前,自我继续后退已经不行(已经退无可退了),必需先下手为强,成长出对外界自动的心思抗御,以为外界很阴沉,随时都可能破坏、占据自己。这就有了「自愿害妄想」了。在他寻短见前写的五封遗书中,有四封说他人关键他,这让被他提到名字的伙伴,觉得极度冤枉。



    我在后面已经说了,这种性子和心思,有一种自我套牢的逻辑。它会缩小一私人和世界抗衡的水平,缩小一私人被世界占据的水平,让一私人在心思上维持不上去,最终,在某一个身分或变乱的安慰下,无可挽回。



    真正地活过,才不怕死去

    7

    但是,这并不是说,一私人只须这样就会寻短见。我们没有忘掉,海子愿望指望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


    一私人要不想活了,不论是什么样的性子和心思,必需章服两种东西。

    一种叫做「灭亡恐惧」。

    另一种,叫做「缺憾」。



    人对灭亡是有恐惧感的,这是一种天性。要章服灭亡恐惧,有很多方法。看待一个希图寻短见的人来说,要冲破灭亡恐惧的荆棘,必需在心思上做到两点:或者无穷缩属意理上的苦楚,乃至把灭亡当成了摆脱苦楚的手段;或者,在心思上已经让自己入戏,扮演了某个角色,这个角色已经忘掉了灭亡并不是一件善事。



    我们能够发现,不论是缩属意理上的苦楚,还是让自己入戏,要做到都不是太难,只须生活、心思上足以让一私人悲观。中国社会的寻短见率并不低。



    「缺憾」这种东西呢?



    后面我所说的那个想从广州逃离到大理的伙伴,他的生活没有堕入窘境,「寻短见」这个词在认识中都不会出现。另外,我们也发现,这个社会中有数人充满制止地活着,他们既不会去反抗,也不会寻短见。



    这是为什么呢?答案,在两千多年前,苏格拉底就已经说过了:很多人怕死,是由于他们还没有真正生活过。



    「还没有真正生活过」的意思不是说专家过的不是生活,而是,还没有真正体验过生活的意义和人生的价值。许有人已经过上了很好的生活,并且还自我感到优良,但他们的心田会通知自己,这只是意义和价值的赝品,由于它一概是通过自己占据了若干东西,在跟他人的角力计算中取得幸运感的。所以,在这种生活中,他们会无聊,逐步也会感到到贫乏了什么东西。无聊自身就是在提示:还有很重要的东西没有找到。



    没有真正体验过生活的意义和价值,就意味着,迄今为止,人生都是白过了,一死,将留有重大的缺憾,而没有死,似乎还能够去物色这样的价值和意义。缺憾让一私人并没有勇气去面对灭亡。

    8

    当前我们看一下海子,他已经冲破了「灭亡恐惧」和「缺憾」这两重障碍。



    在心思上,他已经入戏了,他已经把自己看成了在阴沉的世界中一个诗人,一个遵守自己的魂灵世界不受染污的人,寻短见不是他在放手这个角色,而恰恰是对这个角色最悲情的遵守。这种入戏往往让人都有想寻短见的鞭策打动。所以我为什么说那些把诗人的寻短见弄得多么形而上,多么浪漫的文青思想是在害人,由于很多寻短见的人就是被入戏了的文青思想给害的。我们是人,不是某个角色!千万不要把自己弄功劳只是某个角色。



    除了在心思上入戏,海子的生活就是诗歌,诗歌就是生活,真相上,他也找到了生活的意义和人生的价值。这是它比有数人优秀的场地。所以,看待他来说,尽管灭亡,也不会留有人生的缺憾。「缺憾」这道荆棘寻短见的障碍对他没那么强。



    剖判到这儿,似乎已经能够看出海子寻短见的心思逻辑了。但有一个题目我们还没有解决,要说体验到这个世界的谬妄和苦楚,那么,恐怕是诗人和哲学家集体最剧烈了。可是,为什么古往今来,寻短见的诗人那么多呢?而哲学家为什么看不到寻短见的?

    9

    关于这个题目,我已经卖力地考虑过,发现了一个真相:文青和哲学家,在面对这个世界时,头脑、心思上都是一概不同的物种。



    诗人和哲学家都感遭到了这个世界的谬妄和苦楚,好,这方面专家没什么不同。但接上去就走向不同的方向了。



    在面对这个世界时,诗人的心思比头脑活泼得多。从他们瞄向这个世界的第一眼入手下手,就没有去诘问,去看穿这个世界的性质,并不是在考虑、廓清、遣散这个世界的谬妄和苦楚,而恰恰是体验它们,并且缩小它们。但哲学家呢?他们并没有投入自己的更多心思,是去考虑而不只仅是体验。所以他们在心思上,不是被苦楚和谬妄占据,而是站在它们之外,去遣散它们。诗人具有的是情感的气力,而哲学家具有的是感性的气力——情感的气力在这个世界眼前是有力的,而感性的气力则能够藐视一切。



    我们不拿诗人和哲学家比,只和小说家比。



    在想到海子时,我总是轻易想到另一私人:卡夫卡。



    卡夫卡是犹太人,20世纪奥天时作家,今世主义文学的先驱,一个真正的大师。读他的小说,我发现自己就像是在阅历经过一次心思的历险,在无量无尽的琐碎中,在有数小孩儿物的命运中,感到到了一种胆战心惊。很多光阴,我走进了一个房间,看到了配角在那儿诲人不倦地献技,我感到到了一种谬妄,自己似乎正在触摸很多人的命运,而唯独没有我自己,由于我是观众——但蓦地间,一举头,我发现房间内中的窗边显示一双眼睛,正若无其事地看着我!这双眼睛正是卡夫卡。那一时刻,我震颤了,我的一切也没有逃过他的洞察,我其实不是观众,跟他小说中的人物一样,也是卖力演出的小孩儿物!



    面对这个世界的苦楚,卡夫卡是冷静的,他像是在看戏一样,而且,是由他来形容、复原这一出戏。他其实是站在戏之外看着它。所以,尽管他的小说处处显示出悲观和谬妄,但他并没有寻短见,而是「一只手挡住悲观,另一只手仓促记下在废墟中所看到的一切」。



    但海子不是这样,他入戏了,在戏内中扮演了角色。而这样的角色,只能被实际所打败。

    10

    我其实还想说,入的这个戏,已经让海子活在了幻觉中。



    看待他来说,投湖自尽,若是是从山顶跳上去,不过是以优美的式样回归到大地母亲的怀抱中;若是是卧轨寻短见,不过就像是在奇妙的钢琴中,让自己成为一个美艳的音符。在这种幻觉形态中,没有恐惧,没有缺憾,它像是一私人把所体验到的那种抵家长期定格,长期在梦中睡去一样。而这样睡去,长期不会醒来,去面对、担当那些谬妄和苦楚。



    寻短见,所以变成了一件天然、浪漫、抵家的事情。

    海子已经死了,但我们还要坚忍地活上去。



    他把「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」留给了我们。而我们,须要在心思上,真正地具有这么一所房子,用强大的心田去拥抱抵家。
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